欢迎访问中国国际城市管网展览会官方网站!
距离展会开幕还有191

【行业分享】污水管网潜水员,每年200多天在又脏又臭的污水里摸爬滚打


我叫罗天志,今年45岁,来自重庆市南川区,2个孩子的父亲,大的是女儿目前在江苏省一所大学就读,小的是儿子,跟他妈妈在老家读小学。我是江苏省太仓市申通市政工程养护有限公司污水管网养护班的一名潜水员,不少人也称我们为下水道里的“蛙人”。



我日常主要的工作就是负责疏通城市雨污水管网,潜水服、氧气瓶、保险绳……我的工作虽然穿着潜水员的装备下水作业,但是我们污水管网潜水员和平时人们印象中的潜水员完全不一样,身边没有珊瑚和鱼群环绕,有的只是狭窄的污水管道、散发着恶臭且能见度几乎为零的污水。


用“脏、臭、苦、累”四个字来形象我们的工作环境再恰当不过。我从事这份工作已经20年了,20年前,我和表哥杜现彬从老家来到上海,成为一名潜水和有限空间作业人员。因为这个工作非常辛苦、环境也不好,也曾经受到别人的歧视,但这份苦是一般人吃不来的,所以相对收入也要高一些。


2009年,我的表哥从上海来到江苏省太仓市新成立不久的这家市政公司,把另一个表哥陈庆洪也带了过来,2016年,当时22岁的表弟杜现文一直没有稳定的工作,在我和表哥的建议下,表弟也来到我们身边,成为一名潜水和有限空间作业人员。


穿潜水服、固定好呼吸器、戴镜片、挂上25千克重的铅饼、扎保险绳、接通供氧气管道......工作的时候,我和表弟杜现文身穿30余千克重的潜水装备,“全副武装”顺着梯子进入距离地面5米深、直径0.8米的污水管网,封堵待修管道的排水口。


潜水服是橡胶防水材质的、加上头盔近10公斤,前胸后背还要挂上一组25公斤重的铅块。“不挂铅块,人根本沉不下去,铅块可以使人在水里固定住,不会被水流冲得东倒西歪。”加上风镐、铁桶、钻机等作业工具,我们每次进入污水管网差不多要负重约50公斤。



我和堂弟在污水管网内作业的时候,在地面的表哥杜现彬、陈庆洪,还有胡伟豪、高明等10多名同班的养护人员协同配合,启动打水车、疏通车、管道内窥检测系统、槽罐车等机械设备进行抽水、疏通、清捞、洗污、检测,一切工作忙而不乱,有条不紊。


经过连续五个多小时的疏通清捞,堵塞的管道终于打通,清理出来的砖块、石头等杂物30多蛇皮袋,重量达1吨多。在外人看来,现场工作环境脏、累、苦、 臭,而这只是我和堂弟杜现文以及养护工同事们再普通不过的一天。


我们所在的公司为太仓市目前唯一一家从事管网养护的企业,十多年来,累计完成了各类管网养护5000多公里、500多公里的CCTV(管道内窥检测系统)检测。近几年来,公司先后投入近千万,配备了大型吸污车、槽罐车、CCTV检测车、应急排水车等多型号、多功能专用疏通设备。



与20多年前从事污水管网养护潜水相比 ,现代化的设备和技术投入到养护工作中后,养护人员劳动强度大大降低。



但对污水管道的养护、维修、隐患排查是一项十分复杂和灵活的工作,还可能面对可能发生的硫化氢中毒、水压失衡等人 身危险。经常需要在水下进行,必须要由受过专业训练的潜水员人工作业。现在建设方把安全把控放在首位,每进行一次路段施工作业,需要下井安全审批,之后潜水员必须填写好下井作业票,方可进行施工作业。

去年,我和堂弟杜现文接受了由上海交通大学海科院潜水培训中心组织的历时两个月的培训、操作,经过考试,两人获得 由中国潜水打捞行业协会颁发的潜水员证。


我们从事的是特殊工种的工作,到了50周岁以后有些作业就不允许进入井下作业了,这些年一直漂泊在外,和家人分居两地,在外人看来,收入还算可以,这也是我一直坚持下来的主要动力。

在千里之外异乡的这座小城里,我和堂弟杜现文还有同事们用自己汗水和辛勤付出,和污水管网养护班的其他同事一起, 保证连接千家万户的600多里污水主管网的畅通。



与妻儿相隔千里的我给自己的微信号昵称取名为“有家就幸福”,因为对于我而言,虽然身在异乡,心始终与远方的家人在一起,无论吃再多苦都值得。


【文章来源:今日头条 海量视图】